移动版

主页 > K彩简介 >

人民日报海外版

日 报周 报杂 志

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7年07月01日 星期六

往期回顾    分类检索 返回目录

香港文化特色在于天马行空 ——访“创意香港”助理总监、香港电影发展局秘书长冯永 本报记者 张 盼

《 人民日报海外版 》( 2017年07月01日   第 07 版)

人民日报海外版

 

  冯 永

 

  记者:香港文化的特色体现在哪里?

  冯永:主要体现在天马行空。具体地说,就是没多少限制,胆有多大天有多高,不怕去犯错,而且要做一些与别人不同的东西。现在很多年轻人问我,“创意香港”,什么才是创意?创意冲动来自哪里?一般来说,你不满足于目前能够看到的东西,想要寻求突破,这是创意的基本态度。我感到不满足,努力去改动、改善,这是一个创新的过程。我相信香港比较有这方面的条件,我们的定位是国际开放城市,人员可以自由往来,资金也比较开放,还是一个低税率的地方,这些因素让电影创作人能放开、打破条条框框。

  记者:香港电影近些年经历了哪些发展变化?

  冯永: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,香港一直有影视优势,因为当时东南亚的国家都还没有完全开放。无论从意识形态,还是实际商业条件而言,香港能够先走一步。所以我们拍出的电视剧和电影,往往能去到这些不同的地区,对这些地方的人来说比较新鲜,他们没有看过,这样就能产生吸引力。

 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每个地区都开始出现自己的电影工业。一般来说,一个新发展的经济体,很多时候都会发展自己的创意工业。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期,当我们生产了太多电影的时候,香港电影开始出现走下坡路的趋势。背后的原因是,电影品质变得不大能得到保证。1993年,香港上映了一些中文片,大概有230部左右。因为拍了那么多,所以出现重复的现象。比如刘德华拍了一些黑社会电影,他都是同一个身份,就是卧底。很多电影都在讲卧底,人物对白也是重复的。当一个题材大量重复的时候,故事就变得没有新意。

  对于这个情况,我们如何应对?到了2003年左右,基本上没人到戏院里面看电影,那时我们跟香港特首董建华说,我们需要政府帮忙,在那之前电影界很少向政府要求援助。当时是针对两个方向,第一个方向是如何推动电影市场发展,所以有了《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》(CEPA),考虑如何让香港电影有一个更好的方式进入大陆,于是合拍片开始出现。这不单对香港好,其实对电影工业也有好处。两地合作拍电影,帮补了对方的需求,相关合作成果突出。从香港的角度来说,我们很感激当年有CEPA的出现。

  记者:香港电影人身上有哪些可贵的品质?

  冯永:应该说不单是香港电影人的品质,其实所有中国人都有,就是忍耐的能力很高。我相信这是我们中国人与生俱来的,几千年传下来的。其实这也是从竞争中建立起的能力,当人面临很大竞争压力的时候,就需要这个品质。

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上一篇  下一篇

  记者:香港文化的特色体现在哪里?

  冯永:主要体现在天马行空。具体地说,就是没多少限制,胆有多大天有多高,不怕去犯错,而且要做一些与别人不同的东西。现在很多年轻人问我,“创意香港”,什么才是创意?创意冲动来自哪里?一般来说,你不满足于目前能够看到的东西,想要寻求突破,这是创意的基本态度。我感到不满足,努力去改动、改善,这是一个创新的过程。我相信香港比较有这方面的条件,我们的定位是国际开放城市,人员可以自由往来,资金也比较开放,还是一个低税率的地方,这些因素让电影创作人能放开、打破条条框框。

  记者:香港电影近些年经历了哪些发展变化?